广东某上市公司实控人就在遭遇上述窘境。过去一年,其不断地补充质押,最终全仓质押了手中持股,但股价一直在下跌,跌幅曾一度接近80%,预警线、平仓线屡屡被击穿。因此,该实控人与多家券商、银行等金融机构陷入借款合同纠纷。

但他第一反应是害怕,“怕自己也被抓,毕竟跟他们待了这么长时间”。打手掉头就跑,他也跟着跑了,往另一个方向。